电话:0898-68526870

邮箱:hnsahsh@sina.com

异乡的海和故乡的山(外二首)

2023-07-11 10:01:30 李川皖 6

时常漫步在异乡的海边

没有人知道我的心事

很多回忆如云飞渡

我也乘云飞回故乡的山林

那是千里之外

一个父亲般伟岸身影

 

每每彼时

我并不孤寂

除了眺望辽阔的大海

希望被一场太阳雨淋湿

可往往蓝天上艳阳高照

海面上风平浪静

于是我在想远方的山

是林涛阵吼

还是雨云密集

我想问盘旋的海鸥

也想问流浪的白云

其实我知道

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也许海的美丽

只是一种表面假像

也许山的庄严

才是真实可信的定义

我承认我爱上了南方的这片海

但北方的那座山

我总是难以释怀无法忘记

 

父亲的钢笔

 

考上大学那一年

父亲送我一支钢笔

它质朴无华陈旧无光

和父亲一样深沉

一样饱经沧桑

我知道那是他的心爱之物

是他当年作为战地记者的武器

另一支为信仰而战的手中枪

它承载着父亲无悔的追求

记录了他一生的光荣与梦想

 

那天父亲表情庄重

眼神却透露着欣慰和慈祥

我双手接过这支钢笔

内心有些忐忑不安

它是父亲人生的组成部分

穿越过硝烟弥漫的战争

见证过祖国的苦难与辉煌

父亲那晚很开心

讲了一番赠笔寄语

还喝了二两五粮琼浆

我下意识地握紧那支钢笔

再次感知笔中蕴藏的力量

 

如今这支钢笔

早已陪我读完四年寒窗

伴我走过十年从警路

也刚刚完成我

子承父业的使命担当

它供放在父亲的书房

在他遗像下与他相伴

在他子孙后代的传承中

倾听民族复兴的时代呼唤

见证祖国强盛的历史辉煌

 

父亲的眼镜

 

父亲的眼镜

镶着金丝边

很符合他睿智儒雅的气质

孩童时的我十分调皮

曾戴着他眼镜看这看那

结果看什么都模糊不清

父亲见状笑道

老天保佑幺儿此生莫近视

千万别像我这样离不开眼镜

少年时的我非常捣蛋

打架斗殴到处惹事

父亲有次气得差点摔碎眼镜

青年时的我总算给力

考上大学那天

父亲居然摘下眼镜

反复查看录取通知书

眼里充满了难以掩饰的惊喜

 

后来我毕业从警

父亲第一次见我身着戎装

扶着眼镜端祥半天

然后连连称好

予以我诸多鼓励

我五十岁时也戴上眼镜

父亲边擦眼镜边调侃

幺儿终未逃脱近视的命运

 

父亲九十高龄辞世时

我从覆盖党旗的遗体上

取下那副他珍爱一生的眼镜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

我取下的不仅是一副眼镜

而是父亲永远的嘱咐

是父爱永远的深情

 

作者简介:

李川皖,生于川,长于皖,中共党员,祖籍安徽望江。大学毕业后从警十年,曾任安徽法制报主任编辑。现已退休,定居海南,任海南省安徽商会副秘书长。然命中注定与诗有缘,自认是情怀的忠实记录者,坚持讴歌人世间的一切真善美,共在国家和省、市级报刊发表散文、诗歌500余篇(首)。


首页
产品
新闻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