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两会”论坛->详细信息

闯海人的七种类型

2019-01-16 10:41:06 “海南安徽两会” 文字大小[ 最大中等一般] 阅读次数:187

闯海人的七种类型
陆胜平
 
       什么是闯海、什么人可以称为闯海人,至今没有定义,社会上有多种理解或解释。泛泛的解释是指闯海谋生的人,时间上也没有规定,古今中外只要是闯荡海外的人都是。
       当代人比较认同的解释是指1988年海南建省后闯来海南岛的人,你只要不是由体制调入,而是自己到海南创业谋生的人,从建省前的1987年到今天,都是闯海人。但有一种比较精确的解释,是有特定的时间指向的,那就是建省初期闯入海南追求发展的人,时间阶段定在1988年至1993年。为什么有这个解释,一是因为这个阶段闯来海南的人比较集中,形成了高潮,影响很大,“十万人才下海南”这个真实的现象,大家普遍知道,闯海、闯海人,也是在这个高潮后被人们叫响的,引起人们共鸣的。二是这个阶段海南已进入了市场经济,来海南创业谋生是要有拼搏有冒险精神的,就像当年热血青年到延安一样。闯海并不是只指闯入海南岛,还有另一种含义,就是闯市场经济之海。关于市场经济,虽然深圳等特区改革开放走在前面,但没有正式提出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个提法是1988年2月海南建省筹备组与专家组制定的《海南经济发展战略》中首先提出的,后上报中央,得到认可。1992年党的十四大才正式提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全国开始实行。这年之后无论你到中国哪里创业谋生,都是在“闯海”。所以,我认同这个精确的解释,闯海人应定位为1988年至1993年这段时间中,自己来海南创业拼搏奋发图强的人。
       今天,作者要分析探讨的是关于闯海人的七种类型。
 
       1.志存高远型
       志存高远这种类型的闯海人,有远大的抱负和理想,意志坚定,目标高远。他们有敢为天下先的精神与闯劲,而且来海南前,并不是盲目的,是做了一定的功课的,或者说是有充分的思想及创业准备的。他们学习了解或熟悉、掌握中央和特区关于改革开放的政策,也有一定的人脉关系或谋生之道,他们闯海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要利用中央创办海南大特区的机会,走一条新路,干一番事业,实现自己人生的美好理想。他们是闯海人中的佼佼者,是时代的弄潮儿。海南第一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蒋会成,海航集团的董事长陈峰,著名作家韩少功等,就是这类闯海人的代表。
       1987年,蒋会成才19岁,在老家安徽合肥只是一个中专毕业生。海南建省办特区的消息传开后,要不要去闯一闯?他在家考虑了7天7夜。凭着对大特区的憧憬,他坚定了意志,踏上海南岛。那时绝大多数闯海人到海南后,都在到处寻求工作,应聘去打工,蒋会成在经历了一番磨砺后,决心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自己开拓奋斗。他以当时海口还比较薄弱的广告业务做起,并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取名“第一”。从“第一”这个名称中,可看到他的雄心壮志。海南正式建省后,各行各业开始快速发展,他与合作伙伴乘风而上,相继成立了第一装饰、第一实业、第一发展等公司,企业逐步成型。一年后,蒋会成主导的第一投资集团宣告成立,业务经营蒸蒸日上。
       1993年,一投集团投资大型项目——海口望海商城(第一百货商场),仅一年半的时间,“第一百货商场”开业,至今仍是海南全省最大、装饰与设备没有落后的百货商场。如今,他已建立起横跨健康地产、医疗产业、投资资金、金融服务、绿色农业等五大领域的企业集团。蒋会成作为中国经济百名杰出人物,他的成功,有人说他得益徽商的天赋,但我认为,他有非凡的智慧与魄力,是在敢想敢干中取得成功的。
       陈峰,他曾在德国留学学习航空运输,回国后又在国家航空部门工作,他有航空专业知识,信息掌握的多,对中央改革开放政策和海南的实际情况都是做过研究的。海南建省后,作为一个岛屿省,航空成了海南发展必须要快速突破的瓶颈。1992年, 38岁的陈峰决意到海南,他谋划追求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创办海南航空公司,开拓海南航空事业,做海南的航空梦。
       陈峰开始做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虽然也是个闯海人,但我认为这是痴人说梦。航空公司创办初期,我参加过他们的一些宣传工作,他们团队的人还曾经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公司,但我那时候觉得他们一无资金,二无场所,三无飞机,这是一个不能实现的梦想,所以我没有参加。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以大无畏的开拓精神,洽谈项目,引入资金,培训人员,在1993年从美国引进第一架波音737客机,当时我还作为嘉宾,参加了在大英山海口老机场迎接海航公司第一架波音飞机的接机仪式。他们当年实现了海口至北京的首航。现在,海南航空公司是海南的著名品牌,是中国四大航空公司之一,已进入世界五百强。所以,像陈峰这样的闯海人,就属于志存高远型,和普通的闯海人是大不一样的。人们说他是筑梦人,筑起大特区之梦的人,我认为非常恰当。
       韩少功为什么选择海南?因为他向往一个有“精神意义的岛”。他到海南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趁海南大改革大开放之风,建立一个“乌托邦”,最大限度地实现平等、自由、民主、富裕等目标。
       韩少功不仅自己携妻带女奋勇当先下海南,还给海南带来了一支文学“湘军”,有张新奇、蒋子丹、林刚、叶尉林等20多人。一到海南,韩少功便开始谋划一份名叫《真实中国》( 即后来被官方定名为《海南纪实》) 的杂志。根据他对市场的判断,杂志定位为纪实性和思想性相结合的新闻刊物,注重对社会问题的深度报道以及文化的解析,展示出“守正出奇”的大气象。《海南纪实》首期在1988年10月出版,一炮蹿红,发行量达60余万册。它一期比一期风光,几个月就风靡全国,发行量节节攀升到110多万份,要三个印刷厂同时开印,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海南纪实》开创了“纪实文学” 的先河,在中国杂志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吹响了新闻出版领域改革的嘹亮号角。而韩少功这个人物也让民众看到,成千上万涌向海南的闯海人,他们并不只是追求个人生活的改善,而也在追求文化的创新,勇攀思想开放的精神高地。
       像蒋会成、陈峰、韩少功这种志存高远类型的闯海人不是很多,他们是推动海南改革开放和大建设大发展的功臣,不管后来或者现在他们怎样发展,怎么一个结果,从最开始他们创业的想法和取得的创业成果来说,他们是那个年代闯海人的榜样,是闯海人中的精英。
 
       2.“改天换地”型
       这里讲的改天换地,并不是说他们要改变旧世界、创造新世界;而是指变换自己的工作、生存环境,去新的天地追求自己的理想生活,体现自己的价值,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他们有血性,有闯劲,有韧劲,像万通公司的董事长冯仑、现在中视公司的总经理刘文军,就是这种“改天换地”类型的代表。
       1987年12月,冯仑第一次踏上海南岛,当时他是中央体制改革小组办公室成员,因为到广州调研,顺便来海南看一看。 他发现天南海北来到这里的青年,携带的是像“大革命”一般的创业激情,他的心也澎湃起来。 1988年4月海南建省,刚刚30岁已是正处级干部的冯仑,决定改弦易辙,主动从国家体改委到了海南,以常务副所长的身份创办体制改革研究所,实际上这个时候开始,他已走出体制这个“天”,“地”是彻底换了。
       草创之初,既无拨款,也无经费,为了养活大家,只有办公司赚钱,他们的开办费就是省长给的一张1万台彩电的批文,冯仑把批文卖了,得到30万元,这算是他闯海打拼的第一招。然而,时代风云骤变,冯仑无法退回到体制之内,不得不去学习经营,从而开始了人生大转型。这个期间,冯仑经历了重回北京,两下海南,真正是“改天换地”,意志愈加坚定。1991年9月,冯仑与潘石屹等人组合成立了海南农业高科技联合开发总公司,即万通公司的前身,开始在商海中扬帆起航。在海南房地产的热潮中,冯仑抢得先机,财源滚滚,成为海南乃至中国的一代富豪。
       刘文军是贵州人,从小生活在贫穷的山区。他大学毕业后,不愿把自己的命运安排在贫困的山里,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为了有个好的人生,在海南建省那年,背井离乡,义无反顾地闯海来到海南这个新天地。许多闯海人的最初经历都是十分艰难的,刘文军也如此。他当过广告员、售货员,在天桥上贩过磁带,开鞋店破产。当初一无所有,但他看好海南,有一种坚忍不拔的精神,相信自己能实现梦想。和他一起闯海的三个同学因一时的失望,先后离开海南回家了,只有他坚守在海南。刘文军终于被一家电子出版社正式录用,但他不甘心在体制中按部就班地工作,又跳了出来,创办自己的企业。他创业成功,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有了理想的事业与生活,并且为发展海南的文化事业做出了显著的贡献。
 
       3.寻找机遇型
       这种类型的闯海人到海南来,主要是因为觉得海南的政策好、用人活、机会多,收入高,欲寻找到好的工作环境,发展自己。这个寻找机遇型似乎与“改天换地”型差不多,但实际上是有很大区别的,“改天换地”型有着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不改变自己、不自立自新就决不回头的精神,而寻找机遇型的,往往是能进能退,处在有机遇就干,没机遇就回的思想状态或境地中,他们虽然不安于现状,要改变自己的生存环境,但闯海的意志并不坚定。这种类型的闯海人,比较有代表性的是张艳红。
       张艳红,现在是海南著名企业红妆美容的老总。1993年,她还在河南一家医院工作,生活也过得去。得知海南建省办大特区了,她便和五个女友一起来海南看看。她们的思想很单纯,如果遇到条件好、收入高的单位,就在海南干,找不到就回去。到海南之后,她们边游览边寻找工作,但没有碰到合适自己的。来了快两个月,身上的钱也花得差不多了,仅剩能够买张回家的火车票钱了,张艳红准备回家了。也是在要离开海南的前一天,她在天桥上拍照留念时,偶然看到一座楼上贴有一个美容机构的招聘启事,她拍完照片后便去这个美容机构了解,听老板说工资高,工作又与自己原来的职业对口,就打定主意留下来在这个美容机构干了。在美容机构工作后,张艳红发现美容这个行业前景非常好,之后自己开了一家美容公司,慢慢地把公司发展起来,自己也扎根海南了。直到今天,她所创办的“红妆”,已经成为海南岛上的一个美容品牌。
       像张艳红这种寻找机遇型的人是比较多的,作者也是这种类型的。
       1992年,我那时在安徽省司法厅主办的法制报社工作,生活是安定的。我听说海南用人机制灵活,重视人才,发展机会多,萌发了到海南发展的念头。在这年的4月,我来海南看看,也算是自费考察,并带上了个人新闻作品获奖证书等材料,准备遇到合适单位就投档应聘。到了海南,这里的大改革大建设热潮感动了我,我就很想来这儿工作了。听说海南也要办法制报,这是个机遇,我就给海南省司法厅的办报筹备组交了我的材料,期待他们接收我。我与筹备组的人简单地见了一面,说了我的想法,不过几分钟,连他们的电话号也没有要,就离开了。我回安徽原单位后,虽做着来海南的梦,但仍然安心上班,与筹备组或相关方面没有任何联系,心想你们要我来,我就来,不要我就算,就这样被动地等了两个多月,终于等来了筹备组的聘用通知。我当然非常兴奋,感到海南真是重视人才,就这样奔海南来了,并为海南的法制与文化建设做出了一定贡献。
       应该说明的是,这种类型的闯海人,虽然有了机遇,但到了海南同样要拼搏,要闯荡,要竞争,不是一帆风顺的。
 
       4.劳动经营型
       劳动经营类型的人,大都是工人、小商人或个体经营户,他们趁着改革的大潮来到海南,参与生产建设搞经营,想在大特区的大开发、大建设中,利用自己的技能和有限资金,开个小店、办个小企业,做点小生意,求得好发展。这种类型的人中,比较典型的人物是董永光,现任海南江西商会名誉会长。
       董永光原先是江西省九江摩托车厂的工人,擅长修三轮摩托车。海南那时修理摩托车的店很少,尤其修三轮摩托车。他在1991年到海南以后,瞄准了这个市场,用自己的专长开了一个摩托车修理店。他一边修理摩托车,一边观察什么行业赚钱快。海南房产业兴起,他发现加工铝合金、玻璃钢门窗有钱赚,马上就做铝合金、玻璃钢门窗,在这个行业来淘金。以后他发现海南的矿泉水产业前景不错,于是又用不多的资金在桂林洋创办了矿泉水厂,开发椰浪牌矿泉水。不到6年时间,他从一个摩托车修理工转身成为企业老板,从一个个体经营户转变成为公司管理者,一步一步地发展起来。至今,他不仅成为海南商界的一个企业家,还成片开发土地,做发展海南、融入海南自贸岛建设的大项目了。
       像董永光这类闯海人,数不胜数,正是当初这样的小店主、小老板、小投资者、小开发商,在海南经济建设出现低潮时,是他们在坚守,在生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他们,成就了那个时期海南经济建设、稳步发展的半壁江山。也是在这些“四小”的闯海人群中,日后出现了一大批企业家。
 
       5.感情逼迫型
       这里说的感情逼迫型,是指因为感情上的原因,一大批人离乡背井,来到海南特区。这种类型的人来海南的原动力不是为了谋生,不是为了创业发展,往往处于一种感情上的无奈状态,只有出走,正好海南需要大量人才,又是被“炒热”的地方,于是他们选择了海南。
       感情逼迫型中的感情逼迫,有许多种:
       一种是婚姻原因,夫妻感情不和,吵闹不休,离又离不了,一方干脆一走了之。如曾经与我一起工作的蒋某,在湖南老家时与妻子吵得不可开交,一气之下来了海南,应聘后干得有声有色,现在是某党报的副总编。因这种夫妻感情不和或家庭关系紧张的原因来海南的不少,仅以海南法制报社为例,我在那里工作的一年半时间中,至少有5个编辑记者是出于这个原因来海南的。来海南的公务员中,也有不少出于这个原因。
       一种是单位原因,比如在单位受排挤,受打击,分配不合理等,因此产生离开情绪,正好遇上海南建省,人员好流动,他们就跑来了。说他们是闯海人,本质上还算不上,因为他们没有闯海的主动意识和坚定思想,他们到海南来,只是想换个工作环境,他们和前面的“改天换地”型有相似之处,但原因与出发点是不一样的。
       一种是社会原因,他们在家乡或受了冤屈,或受了处理,或感到压迫等等,感到在老家没法生存下去了,因而来闯海,争取新生活。比如诗人乐冰,在老家安徽宣城报社工作时,因仗义执言,受到社会上一些人攻击,扬言要打死他,他被迫无奈到了海南谋生,现在在写作上有了一定的成就。
       还有是政治原因,说到这个原因,我们不应该回避,要有历史唯物主义的态度。因北京政治风波的影响,许多知识分子受到不公正的审查处理,他们不愿忍气吞声在老地方待下去,想摆脱阴影,认为海南自由、宽松,因而踏上了南下之路。因为这种原因到海南来的人数不少,有才能的知识分子居多,他们为海南的文化发展是有很多贡献的。
 
       6.另起炉灶型
       这个另起炉灶型和“改天换地”型是不同的,不同之处在于这类人在内地本身发展的不错,也有一定的名声和地位,他们来海南就是想利用特区政策的优势和自己的专业知识,再起一个炉灶,开辟一个天地,做一些有利社会又有利自己的事业。他们在内地还保留着或带着原先岗位的工资和待遇,或者他们由单位的安排,带着一种使命来海南创业。
       这个类型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人是邢増仪。1988年海南建省办特区之初,邢増仪还在重庆建工学院工作,建工学院要在海南创办分院,她主动提出要到海南参与建院工作,获得领导同意。由此,她来到海南开创事业,那是有学院这个平台支撑的。1992年,她才脱离体制真正地下海,自己创办公司。公司发展之后,在1996年,为振兴海南文化事业,她自费组织女子爱乐合唱团,现在爱乐合唱团声名大振,已唱到世界几十个国家与地区,是我们海南省的一张亮丽的名片。1999年,她成功组织了海南首届横渡琼州海峡大赛活动,这项赛事现在已发展为世界性体育竞赛活动,邢増仪被称赞为“横渡之母”。
       再举一个代表人物沈敏特,他是安徽大学中文系教授。海南建省后,海南出版业很薄弱,出版社很少。1991年,沈敏特来到海南,在省文化出版部门领导的支持下,创立了海南国际新闻出版中心。这个出版中心,后来发展成为现在的南方出版社。沈敏特在海南打拼多年,是闯海人中的一员,但与安徽大学没有割断关系,一直是安徽大学体制中的人,领着安徽大学的工资。
       这种闯海人,就属于另起炉灶型。在海南经济转人低潮时,他们中间很多人撤回内地本单位,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为海南的开发建设做出了成绩。
 
       7.盲目闯荡型
       盲目闯荡型,实际上就是一些满怀激情、抱着理想主义到海南的人,他们中间的许多人,认为海南就是天堂,就是梦想之地,工作随便找,满地是黄金,对当时的海南不加了解,对前面的路怎么走不加思考。他们一腔热情,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涌进海南岛,有的人甚至行囊不备,钱票不带,像偷渡似的从琼州海峡北岸冒生命危险乘小渔船过海到海南。现实的境况让他们失望,经历了一次人生难忘的悲欢离合后,许多人很快离开了海南。这种人,诗人称他们是潮头上的浪花,我称他们是大剧开场的歌舞者,就像春晚开场时蹦蹦跳跳的满台无名演员一样。当然,没有他们,当年的海南,就不会有那样的糟杂、热闹与精彩。
       这种类型的人,这里举例两个。
       一是高健,他曾经和我一起在安徽省司法厅工作,是公律处的一个干部。他很厌烦一天8小时坐办公室的工作,对千篇一律的工作程序、闷葫芦一般的机关生活感到无聊,一听说海南建省,立马辞职闯到海南来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当时海南一穷二白,除特区政策优势外,各方面远远不如合肥。他也没有考虑来海南应该做什么,过了琼州海峡,一下秀英码头,就满心欢喜的跑去在人民公园三角池旁边那个自发的人才招聘市场(这个人才市场还是他在船上听别人讲的 )求职。到了那里后,虽然看到满墙都是招聘广告,贴得像文革中的大字报栏一样,却发现没有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作。他身上没带钱,来的时候也非常匆忙,就连父母都没有告诉,只说自己到南方去了。
       高健一时有些发懵,回去又丢不起这个脸,工作已经辞掉了,没有了退路。为了生存,他被迫到秀英港码头扛水泥挣钱,或者卖报纸糊口,晚上没有地方住,就在花圃里找一些干草和树叶垫在地上,上面盖层报纸,凑合着休息,这样一直坚持了几个月时间。在一个机缘巧合下,他应聘到了一家贸易公司,发挥自己的长处,才发展起来。1991年的春节,正当他父母一家人聚在一起吃年夜饭的时候,三年了无音讯的他,开着宝马车西装革履突然回到家,家里人都吃了一惊,母亲抱着他哭了一个夜晚。
       像高健就属于“盲目闯荡”型。这种类型的人在闯海人中是比较多的,音乐人李德成也是一个这类典型。
       李德成是南京市的一名中学教师,有正式工作,有稳定工资,有吃有住,但他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平淡无奇没有精彩的日子感到厌倦,想在改革开放的新时代中做一个奋发有为的人,一听说海南建省办大特区,便拋弃原来的工作,直奔海南岛。
       1988年的海南,百业待兴,一个边陲落后的小城海口,岂能接待十万来客,更安排不了那么多求职心切的青年才俊。不思退路只身闯海南、背着一把吉他的李德成,天天与一群互不相识又热血澎湃的青年在一起游荡街头。他深深感受着闯海人的曲折艰难,也被闯海人的梦想追求深深感动,闯海人的酸甜苦辣,闯海人的崇高悲壮,从内心深处迸发出要为他们、也为自己写一首歌的强烈冲动。于是,由他作词作曲并唱响的《海南梦》风靡一时。
       虽然李德成因《海南梦》一夜成名,但发展不理想,后来他也失意离开了海南,但他的心已属于海南,魂已留在了椰子树下。在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开局之年,他重返海南,要圆自己的海南梦。
       无数盲目冲动被改革大潮裹挟而来海南的青年,许多人因找不到工作或生活无着,悲怆地离开了海南岛,但是,这些闯海人同样让海南发展的历史牢牢地记住!
       “谁不爱自己的家?谁愿意浪迹天涯?只因为走自己的路,只因为种子要发芽;……创业的一颗雄心,伴着椰子树长大……我们誓把自己的生命,当作海南岛一样开发。”《海南梦》,至今仍在回响。
 
       当然,闯海人中还有其他类型的。海南建省初期,理想主义者、实用主义者、机会主义者都奔向了中国的最南端。但是,闯海者中,我认为主要的还是上述的这七种类型。海南人事部门统计表明,从海南建省消息披露到建省初期,就有10万人才到海南,这些人都是在省人才交流中心登记过的,没有登记自己来海南岛寻找工作寻求机遇的人更多。邓小平南巡讲话的1992年,有12万公务员辞职下海,1000多万公职人员停薪留职,这里面有许多人奔向海南。他们闯海的动机与目的不一,闯海的经历与故事更是千差万别,但就是他们,汇成了一支闯海大军,奏响了一支具有时代感的交响曲,至今余音绕梁,震撼人心!
 
 
写于海南建省办特区三十周年之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