椰风皖韵 当前位置:首页->椰风皖韵->详细信息

吾生何幸

2019-01-16 16:45:47 “海南安徽两会” 文字大小[ 最大中等一般] 阅读次数:759


吾生何幸
——改革开放与个人命运畅想
张少中
 
       四十年前的金秋十月,命运之光突然罩在了我这个皖北乡村的泥腿子头上,一跃而成为全国统考后进入大学的时代宠儿。那年,22岁刚过。倏忽间,如今已成为一匹卸鞍的“老骥”。人生最惬意的40年读书、职场生涯,紧步中国改革开放40年黄金岁月一同走过,
吾生何幸!
       晴川历历、往事如烙——40年,我见证了中国社会、城乡、人文的脱胎换骨嬗变;40年,我实实在在地享受着改革开放的丰硕成果;40年,从根本上改写了我个人和家族的命运。
 
       三十年前的仲春时节,幸运之神再此眷顾了我——辞职于安徽《文化周报》、顺着“十万人流”漂泊到海南、为找工作而焦头烂额的我,一个偶然的机缘,考进了正在筹办的海南省邮电管理局通信报社,成为梦寐以求的绿色园地里一名邮电新闻耕耘者,吾生何幸!
       春华秋实、岁月如歌——30年,中国邮政改革发展浪涌涛卷;30年,中国邮政出谷迁乔旧貌新颜;30年,邮政人幸福指数节节高攀!
 
       十年前的五月,我荣耀当选中国邮政作家协会副主席。短短几年的履职时间,我以全部的爱和饱蘸激情的笔,创作了多篇(部)邮政题材的散文、报告文学、电影剧本,陆续刊发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作家》、《中国邮政报》等国家级报刊——难忘《在尼玛拉姆家做客》时那一幕幕温馨的情境;最忆《全二平的“段子”》中笑眼含泪的草原投递员情怀;钦敬四川地震后《映秀菊黄》里邮政人的大爱与大美;常想《我的三个女徒弟》那美丽而励志的青春故事……。两年前,惜别职场,但我情感的长线始终在绿色园地里痴缠,我喷张的血管一直与绿衣人脉动,我梦境的心屏上总是回闪着邮政人、邮政事、邮政情……
       坚守素志、追逐梦想——10年,我努力,我奋斗;10年,我用心,我动情;10年,我收获,我自豪!
 
       想起了20年前的一件往事。
       公元1998年12月28日,邮电分营——海南省邮电管理局一分为二为邮政局和电信公司。
       就在海南省邮政局挂牌的几天后,因种种缘由并经半年多的运作,我请调回安徽的申请有了着落——《安徽日报》拟调我任该报新闻部副主任的正式商调函到了。
       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时在海南省邮政局主持工作的文兴元先生专门约我倾谈。他耐心地听完我有关返调的大致过程和无奈心绪后,缄默有顷,沉思着说出了让我永铭于心的三句话。他说,能调到《安徽日报》,又提拔为新闻部副主任,机会确实难得;这几年,对你有所不公,我心知肚明,但爱莫能助;走与不走,可再考量一下,相信未来的海南邮政会为所有爱邮政、有才华的人搭建大显身手的舞台。
       老文的话给我温暖,并促我深思,最终选择了留下——留得心甘情愿,留得义无反顾,留得死心塌地,留得忠骨耿耿!
       感激老文,我生命中的一位贵人。
       感恩邮政,给了我职场生涯的20年芳华。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
 
       公司乔迁和那两棵多情的大榕树亦让我经久难忘。
       2010年11月17日,海南省邮政公司从“蜗居”了10年的南宝路搬到了南海大道。
       从“南宝”到“南海”,也许只是公司徙陟的一次位移,然而,把它与邮政独立运营后10年的艰难岁月和邮政人筚路蓝缕、矻矻奋斗的3600多个日子链接,这次乔迁,就成了中国邮政大变革、大发展的一个缩影,寓予了非同寻常的意义!
       这是中国邮政改革进行曲中一个凝固的音符。
       这是百年老店旧貌焕新颜的瞬间定格。
       这是新时代邮政人再出发的又一个起点。
       新楼谈不上气派,但庄重典雅,简约厚重,透着不俗。
       时任办公室副主任兼《中国邮政报》海南记者站站长的我,遂撰联以志盛事:
       大厦落成逢新岁春情春韵泽绿苑,雄图丕展;
       韶华随心临吉宅好风好景润雅居,鸿基永固!
       就在省公司乔迁不久后的某一天,一场名之曰“纳沙”的台风,竟将一直守望在老省局门前的两棵大榕树双双摧倒——一棵连根拔起,一棵拦腰折断!
       说来甚奇:这两棵杆壮枝繁、横逸盘曲的大榕树,曾为海南邮电
       默默披荫30年,历经超强台魔,阅尽风雨沧桑,却被这个破坏力不到10级的冬台风击倒。
       有人说,大榕树是充满灵性的、重义重情的物种,她因过于恋旧而失去了根的定力。
       也有人说,大榕树是以倒下的姿态与一段历史悲情诀别,让人们更容易记住那些个风雨如磐的峥嵘岁月!
       更有人说,倒下即新生,预示着邮政事业的雄起和腾飞!
       此几说虽自寓情怀,各循逻辑,但我内心总有那么一点淡淡的落寞挥之不去。
 
       春来,万物生;秋至,百禾丰。
       从事邮政新闻和文学工作30年,不敢说贡献,却自忖无愧;付出不少,但荣誉更多。比如,曾多次获得各类实惠与虚名兼有的文学、新闻奖项;比如,集团公司主要领导两次在“信息专报”上批转海南邮政新闻宣传的做法或经验;再比如,2008年中国邮政集团公司颁发的那个亮闪闪的邮政新闻工作者“特别荣誉奖”……
       用新闻反映火热的生活,是邮政新闻人的担当和使命。
       用文学塑造生动的形象,是邮政文学人的幸运和职责。
       用心灵记录珍贵的史实,是邮政文化人的良知和情缘。
       吾生何幸!
 
       心有阳光,一路芬芳。
       时光的流逝,磨去了我记忆中的诸多储藏,但心灵的底片上仍叠印着当年的色彩、当年的温度、当年的声响、当年的荣耀。
       四十年,栉风沐雨,没辜负改革开放的好时代——我与共和国同享辉煌;三十年,寒暑代迁,没辜负绿色园地的无尽春晖——我与中国邮政共同成长!
       
 注释:①②③④均为本人散文篇名,分别刊载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邮政报》等,并在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和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联合征文及《中国邮政报》征文中获奖。
 
(张少中,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曾先后在安徽省文化厅、海南省工商局、海南省邮电系统工作。
现任海南省安徽商会和海南省徽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邮政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